往期雜誌查閱
按總期數:第
按年份期數:
 首頁 > 外媒速覽 > 正文
3454外媒速覽
李萌 編譯 [第3454期 2019-10-18發表]


中美貿易談判邁出重要第一步

 
中美第13輪高級別經貿磋商傳出好消息,雙方達致首階段初步協議,美國延後原定10月15日對價值2,500億美元中國商品關稅從現在的25%提高至30%,而中國則承諾在未來兩年每年購買400億至500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。這被視為自今年7月談判破局以來取得的意料之外的成果。雖然許多協議的細節仍未敲定,但無疑是緩解長達15個月的中美貿易戰所踏出的重要第一步。利好消息傳出後帶動華爾街股市上揚,漲幅超過1%,亞洲股市也應聲上升。
 

當地時間10月10日上午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、國務院副總理、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、財政部長姆努欽開始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。(新華社圖片)  
 
這被外界視為貿易談判的好兆頭,但分析認為對最終結果還是不能過於樂觀。這場貿易戰已打亂全球製造業和金融業的步伐,進而拖累全球經濟增長。中美宣布達成第一階段的協議,全球市場至少可以鬆一口氣,但雙方談判代表能否繼續在互相尊重、互惠互利的基礎上向前走,仍有待觀察。
 
這場貿易爭端涉及因素複雜,雙方能理性和冷靜地坐下來,說明中美領導人已認識到貿易戰的破壞力。首階段協議牽涉部分知識產權保護、農產品、匯率、金融服務、技術轉讓等爭議課題,仍需要時間形成彼此同意的文字,雙方代表還有許多工作要做,要解決拉鋸了一年多的貿易糾紛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 
特朗普的施壓、示好,中方的善意回應及小讓步,不管是擺姿態還是打心理戰,以關稅戰這把雙刃劍來威迫對方,時間拖得越久,對彼此的傷害更為嚴重。可以肯定,首先歡迎這一結果的必然是美國農民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該協議並沒有專門處理華為問題、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等。換言之,中美貿易談判過程中,還有許多避不開的矛盾,要在談判中撇開其他不利因素,讓經貿的歸經貿、政治的歸政治,是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之間的一大考驗。如果在年底之前,美國又對中國的其他產品加徵關稅,中美貿易戰將繼續給全球經濟帶來痛苦。

―《聯合早報》 2019/10/14
 

美國頁巖氣的繁榮即將結束

 
美國第二次頁巖氣熱潮正失去動力,但不要驚慌,第三次革命可能即將來臨。美國能源情報署近日發布最新短期能源展望,連續第四個月下調了2020年底前的石油產量預期,預計明年美國的石油日產量只會增加37萬桶,達4年來最慢增速。過去10個月裏,美國鑽探石油的鑽機數量每個月都在下降,自去年11月以來下降了20%。生產率的提高也在減弱。數據顯示,在頁巖盆地中產量最大的二疊紀盆地,鑽探活動在截至8月份的9個月裏減少了11%。
 
美國頁巖氣的發展與人類成長史類似。在截至2014年的4年裏,當時處於蹣跚學步的該行業首次出現井噴式增長。而後開始瘋狂將鑽頭伸向每樣感興趣的東西裏,直到2014年油價暴跌給了他沉重的一課。
 
2016年以來的第二次繁榮更像是青少年時期。在學會專注感興趣的頁巖礦床勘探後,帶來了比第一次繁榮更大的產出增長。在2016年12月至2019年12月的三年間,預計日產量將增加420萬桶,而2010年12月至2014年12月期間的日產量為390萬桶。
 
第二次頁巖氣繁榮帶來的最大挑戰是勘探和開發,鞏固土地面積以保障油井使用年限,建設將天然氣和液體輸送到市場(包括海外)的基礎設施。但因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價格約為每桶50美元,一些頁巖油生產商處境艱難,為償還高額債務,頁巖油公司被迫提高產量,但他們並沒有從削減債務或支付股東薪酬中獲得任何額外利潤。現在,這些投資者開始要求更高的回報。儘管波斯灣地區的緊張局勢再度升溫,但原油價格似乎未見大幅波動,頁巖油生產商與貸款機構之間的下一輪談判可能會很艱難,一些合併可能隨之而來。
 
但國石油的擁躉們不必鬱鬱寡歡,第三次熱潮又將到來:青年期,這將帶來一系列新技能,但產量增長將更為穩健。第三次繁榮將由國際石油巨頭推動,其特點是專注於更好地開採,如提高採收率、增加提油量、降低成本等,而不是快速的產出增長。第三次頁巖熱潮即將來臨,但不要期望它會像之前一樣繁榮。
―《彭博社》 2019/9/14
 

世界經濟奇怪的新規則

 
經濟運行的方式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變化,經濟政策也須如此。發達國家經濟由數億消費者和數億公司的決策組成,但試圖引導經濟的大型公共機構也佔有重要地位,如制定貨幣政策的中央銀行、決定國家消費和借貸的政府。在過去的3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裏,這些機構一直在既定的政策下運行。政府想要繁榮的勞動力市場以獲得選票,但如果經濟過熱,則會造成通貨膨脹,這就需要獨立的央行來調控了。簡言之,這也是一種分工:政治家關注國家長期經濟規模和無數優先事項,經濟學家則控制經濟週期運行平穩。
 
但現在這種平穩的秩序正在瓦解,低失業率和高通貨膨脹之間的連接正在消失,如美國現在的失業率為3.5%,是自1969年以來最低的,但通貨膨脹率也只有1.4%。由此,若經濟衰退,各國央行幾乎沒有降息空間來提振經濟,一些央行開始通過量化寬鬆來刺激經濟也成為了新常態。這就意味著,經濟政策需要改寫了,尤其是央行和政府的分工合作。
 
經濟學家和政府一直在努力適應經濟新規則。但顯而易見,隨著各國央行已黔驢技窮無法刺激經濟,現在只能寄希望於減稅和公共支出。鑒於利率已經低到谷底、甚至達到負值,高公共債務就顯得更具可持續了,尤其是當借款用於基礎設施等長期投資時。但近來各國的財政政策並未釐清,且有時起到了破壞性作用。德國未能改善其破敗的道路和橋樑;英國在2010年代初、經濟疲弱之際,大幅削減了預算,其生產力長期較低與缺乏公共投資有直接關係;美國在赤字高於平均水平的情況下,仍只為企業和富人減稅提供資金,而不是道路維修或綠色電網建設。
 
就像鏡像一樣,央行開始干涉財政政策,即政府的領土。日本銀行持有的大量債券支撐了公共債務近GDP的240%。在歐元區,量化寬鬆和低利率為負債纍纍的南部國家提供了預算救濟。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已公開宣布對歐元區的財政刺激措施。一些經濟學家認為,中央銀行需要財政槓桿來自救。當然,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融合必然存在風險,但不破不立,在當下新世界環境重建引領經濟的機構是必須的。
―《經濟學人》 2019/10/11
 
 (編譯:李萌)
(以上文章觀點屬於原刊發媒體作者所持,不代表本刊立場)


經導全媒體矩陣
識港--在這裏認識香港
閒話大灣區
共築中國夢
《經濟導報》創刊七十週年
《經濟導報》電子雜誌3459期
經導品牌推廣
經導系列雜誌-《中國海關統計》
經導系列雜誌-《同心》會刊
經導系列雜誌-《文化深圳特刊》
《經濟導報》經典版面
广东彩票